综合包网

综合包网

”急取净萸肉四两,人参五钱。 盖外邪炽盛,势若燎原,胃中津液,立就枯涸,故用石膏之辛寒以祛外感之邪,知母之凉润以滋内耗之阴。

特是,党参之性,虽不如辽人参之热,而其性实温而不凉,乃因《神农本草经》谓其微寒,后世之笃信《神农本草经》者,亦多以人参之性果然微寒,即释古方之用人参者,亦本微寒之意以为诠解,其用意可谓尊经矣。一少妇,左胁起一疮,其形长约五寸,上半在乳,下半在肋,皮色不变,按之甚硬,而微热于他处。

又即前方加减,日服一剂,旬日全愈。年十四五,得劳热喘嗽证。

按∶发斑至于无脉,其证可谓险矣。若用之即无斯效,之复以醋淬之,尤非所宜。

况地黄、知母诸凉药与黄温热之性相济,又为燮理阴阳、调和寒热之妙品乎。又即原方加青连翘、金银花、油松节各二钱,服之全愈。

服至末二次,皆周身微见汗,其精神稍明了,肢体能微动。古人用桂枝,惟取梢尖嫩枝折视之,内外如一,皮骨不分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