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利院工作报告

福利院工作报告

连服四剂,即不畏风;再服四剂,见风不流浪矣;再服十剂全愈。两相交而两相亲,宁有再忘者乎。

连服二剂而诸痛皆可愈也。世人谓中风之症,必须填塞空窍,使风之不能入也。

用菖蒲通耳中之窍,引玄参以退浮游之焰,自然风火渐祛,上焦清凉,而耳病随愈也。人有患中满之病,饮食知味,但多食则饱闷不消,人以为脾气之虚,谁知是肾气之虚乎。

一剂斑少消,二剂斑又消,三剂斑全消。一剂手足温,二剂肢体骨节之痛轻,连服四剂,即便全愈。

 其次则用和解之法,和其半表半里之间,而胆木之郁结自通。殊不知心包之火,下通于肝、肾,心包之火不解,则龙雷之火郁何能解哉!吾解心包之郁火,正所以解龙雷之郁火也。

肾已无邪可祛,而反损正气,故宜用补肾之药,而前药不可再用矣。一剂而胃热清矣,再剂而潮热退矣,不必三剂也。

Leave a Reply